FC2ブログ
世界が終わるまで、愛をあげるよ.....
我說啊˙˙˙
嗯,總算今天有好一點了,再來,這兩天都床到要上班前才起床,然後飛快的像機器人一樣刷完牙洗完臉之後接著去上班,連著兩個禮拜都在幫小朋友們複習期中考,我自己的期中考又還沒看!總之下禮拜得養足精神就是了,星期天晚上要去看Ayu總不能白白買了票吧!況且是難得的好位置>
收拾過後的房間一角還是被堆放了老妹的一堆雜七雜八學校用具,得等下個月才可以順利讓新的小書桌跟拼圖地板進駐,成為我美好的一個小角落,到時候應該要再添加的是一個可以讓我懶洋洋躺靠著的懶骨頭˙˙˙˙˙˙那麼,我要去找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旅行的另一層意義
以前覺得是放鬆。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是我的淺意識老早就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什麼吧!
說穿了也只是逃避著而已*苦笑。

不單單只有生命即將結束的人們會回光返照而已,我相信,想自殺的人們或許也一樣吧!
所以,開心不是只有表現在表情動作上的,不是嗎?

情緒的最深層意義,是我們不容易察覺的。

わかりあう事が愛だって聞いた。
それが本当なら、みんなひとりぼっち。
旅行したい・・・
我想去旅行,想要消除那種無時無刻都很緊張的感覺。

嗯,怎麼辦呢?真的很疲倦。距離11月底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果然我還是不肯承認自己相當脆弱,至少,在面對自己的時候咬死不認*苦笑,
還是會,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小喬說,我需要的是人,只是,建構在這樣關係上的依是我最害怕的,
說著說著的我眼皮又開始即將合上。
這瞬間我想起的是上次在急診室由針頭注入血管的應該屬於鎮定劑的某種藥劑,
很輕易的,連續兩三天我都無法處於清醒的狀態,一直昏睡,怎麼的,我開始想這樣沉沉睡去呢?
因為這樣我才能夠大口呼吸嗎?嘛,我也不曉得就是。

新的環境可以讓我透到氣嗎?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天生就是個職業流浪者吧!
空間
今天早上莫名的被吵醒之後,莫名的糊里糊塗等到到家時已經是下午快三點,
開始再莫名奇妙的收拾了近三小時的房間,終於騰出一個一直都很想要的空間,
把無用的櫥櫃掃地出門,但終究還是沒能如願能出門買到想要的小桌子跟軟墊拼圖地板。

直到現在也還有一團混亂的書桌....嗯,真是..........
果然這個假日我還是這樣渡過了....汗。

在房間想要創造個自己的天地然後讓我可以像干物女那樣在地板上打滾*笑,
我想我大概又進入深眠期了吧!?

想在年假除夕前兩天安排個悠的台南之旅,也或許是我嚮往小喬所說的那種環境吧!
想要有個可以坐、躺自宜,和式般的空間,配合著咖啡來個美麗的下午茶。

巧合
原本想寫點別的但是.....今天去偷窺布奇部落格的時候發現一件很好笑*喂的事,
小狗先生說了自己從床上跌下來的事....請見:這裡

所以意思說那禮物送的正是時候他剛好用的上!?*毆
也許我還在眠夢之中,即便是現在這般在睡眠品質極差、精神焦慮急劇上升的當下。

吉本芭娜娜書裡所寫的那些片段或部分,那些日子就好像前幾年我的寫照,所以大抵我是還在自己的夢中掙扎的吧!無論如何都尚未能從夢中醒來*笑˙˙˙近來幾個月的日記大抵都是這些內容*笑,如果追究我為什麼活在眠夢之中,這是不得而知的吧!仔細想想應該沒有什麼人在想念著我,還不至於有所謂的念力想要引我與他相見*笑。

自從某位辛苦的同學將禮物寄過去之後就很想去偷窺布奇的部落格,老實說有好一陣子沒去偷看了*笑!不過看到網誌裡的內容說明昨天才剛回來,不知怎麼的總是擔心禮物沒有送到*笑,嗯!總之也知道想這個有點沒意義˙˙˙那˙˙˙就這樣子吧!*何?

應該要吃藥睡覺的我先睡了,晚安
我的天!
孩子,我快受不了了.....我不想被你們傳染啊!身為汝師的我,我不得不說˙˙˙
第一個登陸月球的是阿姆斯壯不是嫦娥啊!!!!!

*事情的起因是這禮拜國小生們進入準備期中考的階段,我家的小四孩子們今天考社會的時候,出現了一題叫:「第一個登陸月球的人是嫦娥」的是非題,有個孩子居然給我寫圈˙˙˙˙˙˙
學校上過一遍、我同事也幫他們上過了一遍課,我真是冏到無以附加的地步,然後今天也有人給我寫作業寫到快十點的˙˙˙我實在不想用兩個字來形容小四可愛的孩子們,老師在講你是沒有在聽啊*泣>//<

接著˙˙˙今天借了幾本書,其實說起來汗顏,我已經很久沒有看書了,不過今天讀到了吉本芭娜娜的書,真的覺得深受吸引(笑),其中有一篇說中了我心裡面那種永遠都無法以文字形容的難受,我想,雖然現在的工作跟生活很忙碌,但已經至少真正讓我動了起來,否則我應該有天也會那樣因為積壓太深而被捲入漩窩中無法抽身,靈魂消散般的死去吧!

忙碌的10月底、11月初,幾乎天天都是工作到將近11點才能下班,當然,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麼辛苦,而是每個人都是這麼辛苦的為自己的學生付出,不論跟同事們是否真正能成為心靈相通的朋友,但能夠大家共同為同一件事努力,那種感覺是美好的。

以上是最近無趣的短記。

追伸:
*朋友去日本看海豆先生了˙˙˙˙˙˙˙
*布奇同學的禮物已經送到了吧?
*肯叔要參加今年的天嘉˙˙˙令人不禁想到阿宏會不會率領著aa們出現,但不管怎樣我都不可能去,每年的這個時候都進入準備期末考的階段根本就不可能休假!所以說今年天嘉海豆先生會以VAMPS出場囉?那陛下該不會又是幕後˙˙˙?
*會刊裡看到了海豆先生426所寫的日記感到非常欣慰(?)其中提到了他知道有台灣的歌迷們特地到日本去看巡迴演出,雖然上次ASIA LIVE沒能來到台灣開唱,但現在總算是如願了。
我想,海豆先生還是會抽時間看大家寫的東西吧!?這讓我覺得很開心,真的,謝謝你。

延遲生長
嗯~昨天出門買到了想要的跟要送的東西,很開心,然後也睡了一個好覺,
接下來就要集中精神衝刺期中考啦!只有一科!當然同時的還是希望自己可以趕快學會各種東西,趕快的適應。

不過說到這邊我還是想要一個新書桌啊>///<*汗!

接著說到那個禮物,覺得很適合長谷川大酒店的公關*毆!

然後,我想現在是延遲生長的日子吧*汗,天天被小學生氣*笑!常常是好氣又好笑的狀態啦!
我常常跟學生們說著:「回家要複習、要給自己一個目標,挑戰自己、要相信自己可以唷!」諸如此類的話,但˙˙˙,實際上這樣告訴他們、鼓勵他們的我,事實上是相反的。
我也只是個喜歡做白日夢的孩子罷了。
但是有誰能夠告訴我大人跟小孩的不同呢?

嗯,我一定要拿出努力才行啊!
尋找快樂
在寂寞的城市裡,我們通常只是需要一個談話的對象。

我想說:
媽媽,有很多做人的道理我都不懂,為什麼你沒有教我?但是實際上我不能怪她,因為這樣她很可憐,因為她很年輕就都當媽媽,因為她小時候外婆也不懂怎麼當一個媽媽。
很多事情,不是應該要別人教才會。我漸漸的這樣明白了。
我的媽媽雖然不是十全十美,但是總是有的時候她會保護我。
所以媽媽對不起,或許我給你丟臉了。

我說過了我是個很矛盾的人,所以要跟人彼此適應或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時間的長讓我看清楚自己的醜陋,抱歉用了這麼糟的詞來形容自己,
在某一處我還是爬不起來、那個永遠自卑自傲自憐的小女孩,
傷疤一再的重新受創就會變的比較快好嗎?會不會呢?
有時候也面對不了這樣的自己,這樣反覆的性格衝突多多少少也給我帶來壓力。

什麼叫放鬆,我已經忘記了。

我想此刻如果我能去演哭戲應該能夠演不少部吧!

いつも・・・
我曾說過我不懂得與人相處的方法,因為我總是很直接的想傳達自己的意思(當我想表達的時候),我不懂什麼叫修飾,總是很容易一股腦就說出來。

我想我有很多挑戰,幸好的是我遇到了一群好人,也許就像自己想的,我"想"要變成一個很沉穩的人,而不是他人眼中所說的,咄咄逼人、盛氣臨人、頤指氣使,聲音、語調、遣詞用字,我從來沒有發現我會讓人有這樣的感覺,當然,能理解知道我的人,知道我的本意,也懂我想要表達的,但不懂的也許就˙˙˙?

我想再忙這最後一年吧!

希望2010年時,我能變為一個更加成熟的人,会いに行く・・・・・・

busy到一個程度
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busy˙˙˙˙˙˙
會不會太誇張,什麼事情都會忘記*倒,明天也是!
早上要提早去上班因為題本沒做完、要看醫生、要去郵局、一個學姐要來找我˙˙˙
所以明天我最晚九點半就要出門了*汗,一樣明天10點下班˙˙˙˙˙˙
也不是故意把自己搞的這麼忙碌的˙˙˙

今天終於把信趕完了~><!
然後˙˙˙11月初學校要期中考˙˙˙!
唯一輕鬆的是月初可以去看小步演唱會,在這之前我想應該就會先考試了吧!
那也就是說~我這禮拜就要開始看書啦!!!!*毆!
パリで・・・
10月12日、ぶっちさんの誕生日で~す~!
みんなの手紙も書いたの?私は書いたところ(笑)、
実は昔ぶっちさんに白ちゃんのことを紹介した、
でも今白ちゃんのこと・・・うぅん><・・・・・・

またファンメール・・・

これを本来は・・・みんなと一緒にプレゼントを贈ること考えなっかたよ、
私は「それでしたらいいですよ!」と思います^^、
帰国なら・・・・・・・・・
今パリでツアー中・・・羨ましいなぁ~

「お帰り~ご苦労さまでした!」
>///<
DVD看過了,覺得某人安可出來手裡拿著一杯茶?(水?),好像˙˙˙拿著一杯老人茶˙˙˙噗,
我絕對絕對不會說那個手端老人茶的是一個名叫中山明的吉他手*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然後阿宏臉上戴著色粗框眼鏡,頭上帶著毛帽在這麼大的地方玩video game還真是˙˙˙
好宅 *大笑,可是˙˙˙好可愛>///<好萌!!!!



今天去老媽那邊的時候回來陪老妹去買了褲子,但是˙˙˙我也買了,
這篇的結論是:
減肥果然是女人一輩子的試煉˙˙˙*噗

買了一件超級可愛的衣服,但是由於本人不夠瘦所以穿起來讓我覺得很orz˙˙˙
P1020329.jpg

所以神啊再來個八公斤吧!*哭



大清早
昨天一度不想開電腦*笑!因為一整天用了八小時工作,不過還是開了。
今天終於可以好好的來休息一下,可以去逛逛了!希望能再拍幾張照片~
好久沒拿相機起來玩了,也該是給某人擠生日信的時候*毆,
這禮拜又發生好多事情,唯一慶幸的是我工作上有比較順利了。

然後,小白的事˙˙˙嗯!總是還有點不習慣上班的時候沒有她的身影雀躍的跳著,
用力的搖起尾巴˙˙˙大家都還需要一點時間習慣吧!

還有,等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去拿初回盤了*嗚!
太過於緊湊的時間導致我連衝一趟的機會都沒有,
還有傳說中租下某大場地給阿宏打電動的這期會報˙˙˙

時間不夠啦~回來再說!那麼,就先這樣啦!!


小白˙˙˙一路好走˙˙˙
連日來的工作疲憊,所以都沒有上來。

這隻小白,是補習班門口的一隻狗,流浪狗。
一開始是在門口逗留,吃著大家不要的剩菜剩飯,但很不一樣的是,她不會吃的到處都是,
於是,不少附近的人拿東西餵她,而我們也沒有趕她,就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她陪我們渡過了許多不同的日子;當大家要出去班遊時,她會"送"大家一路到捷運站,看著大家坐著遊覽車走了,自己再回到補習班的門口;只要看見陌生人要進來,她一定是最先發出吠叫的˙˙˙
而大家也會買罐頭給她吃,每天去我幾乎都會幫她換水˙˙˙只是大家都很忙,沒有注意到她身體的不適,約前兩個月前,我跟其他幾位同事都有發現她狠懶,平常叫她她都會回應的搖尾巴的,但是卻越來越懶˙˙˙毛色我也覺得不太對勁,因為她不是一隻幼犬了˙˙˙不可能換季的時候毛髮會是有點黃黃灰灰的˙˙˙

有天,她正要穿越馬路到對面教室去的時候,連走都走不穩˙˙˙才送去看醫生,但沒想到她的身體狀況太過虛弱根本就不適合開刀,而那醫生卻是告訴我們她必須開刀住院˙˙˙很可惡的是,開完刀之後卻又換一套說法要我們帶狗回去,不得已只好帶她回來˙˙˙就這樣撐了大約一個禮拜,上星期六的下午,餵她吃什麼她幾乎全吐出來,連水也是˙˙˙。我們趕緊將她送到另一家診所˙˙˙醫生說他願意盡力救救看,也願意讓她在那邊吊點滴照顧她,替她做檢查,發現她不僅是有黃疸,血液裡應該也有寄生蟲,所以她的腎跟排泄系統全部已經是失去功能的狀態。

我常常跟她說話,而我相信他也聽的懂,阿姨說,每當她在抄佛經的時候,小白總是會坐在他們家店門口;在她開刀之後回來的那幾天,阿姨曾經煮了一點稀飯要餵她,但她完全都吃不下,同時也跟她說:「你很痛苦對不對?如果時間到了,你就不要再留戀了,大家看你這樣也很捨不得。」
那個時候,我也常常的跟她說話,告訴她:「要加油,一定可以撐過去的!」,即便我知道情況不樂觀,可是我總是很不忍心對她說這樣的話。

今天中午我去見了她最後一面,微涼的體溫從我手指傳達過來。
醫生說大約是清晨四、五點的時候走的,前一天晚上才幫她清了排不出來的排泄物,做了按摩,狀況還算好,並且告訴我,通常走後到這個時候應該就會開始僵硬了,也許是還在徘徊等著大家去看她吧!

終究我還是忍不住哭了,望著我跟她說話時總是似懂非懂的咖啡色瞳孔,已經沒有靈魂,
在最後跟她說了幾句話,希望她能夠下輩子不要再投胎當小狗了,要找個好人家,請她不要擔心大家,大家都會永遠記得她的,她盡力了。這樣對她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吧!平常最怕下雷雨的她,已經可以不用再怕打雷聲了,也至少不是死在路邊無人聞問。


「小白,我們沒有把你丟在那邊不管唷!」希望你能夠帶著大家的祝福平安的離開。
一路,好走。


<追伸>:
小白於今天傍晚送到淡水火化了。

掙扎
我又過了一個很掙扎的假日,星期六晚上到今天一直持續睡睡醒醒然後很疲憊的狀態(笑),
總是在星期天晚上的這種時候才會覺得:啊~我又虛渡了一天。

明明很多事可以做但是卻極度的發懶,看日劇?有點不想、看live?想要在大螢幕看但因為沒電視乾脆算了、日文作業還沒寫然後其實這禮拜都沒有看到書→可以晚一點再看嗎?來看一下堆積如山的雜誌?可是好疲倦˙˙˙˙˙˙

綜合上述結果˙˙˙我不想說很累(笑),覺得自己很懶(抱頭),有時候在想是不是因睡眠的品質不好所以影響了假日,這種連自己以前想做的事情都不會想做的狀況˙˙˙還真是麻煩˙˙˙。
突然想起下禮拜早上都要早起(汗)˙˙˙兩天上課、一天看病,、兩天上班、一天去弄頭髮*噗,不過國定假日那天總算是可以體會一下平常上班族的作息?

給阿宏的ラブラブ問卷
規則:
01. 要毫無隱藏講出真心話。
02. 不能沒有接棒人。
03. 指定的藝人必須要是男生。
04. 再被傳回來的話要再次作答。




1. 跟yukki邂逅的場景
嗯…對阿宏的感覺是不知不覺的*大笑
不過他的確是個讓人家無法招架的隱形殺手
(萌爆了!跟H先生光憑一副帥氣之姿煞倒全部人的feel不一樣)

2. 對yukki的哪個地方最萌?
會隨著音樂節拍搖晃的身體,長長纖細的好看手指,精瘦的手臂,靦腆的笑容~
不多話的性格
遲來的生日快樂
今天已經是五號了,我當然沒忘記3號是咱們陛下的生日,
想必這個生日的你應該是很幸福的渡過吧!
覺得你越來越有男子漢的氣概*笑!
來貼張圖看看當時的貼先生XD~
開始懂了
嗯...還是持續著天天工作的疲累,然後要開始適應跟人們交際應酬的狀態,
這週調整了一些步調之後,覺得自己好一點了,比較能夠把事情做好,
不過呢!我想我應該壓力很大*爆笑,因為這幾天一邊幫學生看功課一邊有腦充血跟胸悶的狀況,
什麼時候才能調適得過來我也不知道,雖然我已經調整心態常常鼓勵自己了啦!

上週的颱風緣故,所以這禮拜得補班了*汗||||||||。

嗯,覺得自己是個已經失去活力的中年OL→喂!

接著...講到頭髮,我又想去染頭髮了*噗,原因是因為七月多染的頭髮很快的因為頭髮長長,
變的有色差,換個髮色髮型都是換種心情吧!只不過對於我而言,換顏色遠比燙捲之類的有吸引力,即便知道染髮對身體不好,還是忍不住,但會提醒自己不能常染;再來講長度,我大學開始到現在應該是頭髮留的最長的時候了吧!但是還是很短,一直很懷念小時候長髮披肩的感覺,我想下次我看見男人們應該就是長髮及腰了吧!*笑!

以上很無聊的話題到這邊結束*笑
重點是.......
這兩天我不停的在清著網誌裡的英文垃圾留言,一整個給他很不開心!
不知道為什麼從星期六之後就幾乎有一堆的英文垃圾留言!
而且一留就是洗版狀態>///<,我已經氣到沒話說了~

十月了,真的好快。
剛剛回家路上不禁在想到現在目前為止我都選擇了讓我自己不太能適應的環境?
但話是這麼說嗎?也許我只是覺得有點道感的束縛跟壓力,以前我可以歸咎於
自己,自己的想法讓自己喘不過氣,現在呢?
我選擇了一個自己意想不到的工作,所以,我必須讓自己是個反差很大的人,
on跟off必須要讓自己分的非常清楚,話說到這邊,我會不會因為這樣更壓抑?*笑

釋放的方法啊~好像絕症那般暫時沒有良藥吶~
應該要好好想想,笑!